良仓

《老屋•老村•老家•》

来源: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:傅志刚 发布: 2017-11-22 14:47

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讯(丁喜红)前不久,我打电话回家,老妈告诉我,因为国家征地建设高速铁路,老家老村的老屋被拆了。当晚,我梦见自己回到了老家老村的老屋,那个生养了我并留下了我童年的所有记忆的地方,梦醒后,我的内心惆怅不已,暗自伤神了好几天。         

今天,我回到老家,独自一人来到老村寻找老屋的痕迹,面对一片废墟,我已找不出老屋的旧址了。记忆中,老屋门前有一棵寓意多子多福的苦楝树,果然,经过一番寻找,我发现一个树桩,旁边树枝上还有许多苦楝子,我确定我就是站在老屋的门前了。       

老屋,一栋承载了我童年所有记忆的房屋,它坐北朝南,门前一口池塘,每年农忙双抢时节,天还没亮时村里的妇女们就都拎着棒槌提着桶子,面对面地一边聊天一边蹲在池塘边洗衣服;隔着一片稻田,老屋正对着的是四季常青的竹林;老屋的后面是苦株树林,一到冬天,孩子们就会拿着长竹竿拎着篮子去敲苦株,苦株既可以用火烤着吃,也可以做豆腐吃,这对于常年几乎没有零食吃的娃娃们来说,可是一道美食;老屋的右边是个小巷子,我记得当年巷子口左右两边各放了个石墩,供人们乘凉时坐的,每每提到巷子,我就会想起我的奶奶,小时候只要听到巷子里传来拐杖敲击石头发出的清脆的声音,我就知道是奶奶来了,于是赶紧一边拿香烟一边搬凳子,因为我八十多岁的奶奶既会抽烟又会喝酒。听说当年我奶奶可是女中豪杰,我爷爷是有名的“妻管严”,遗憾的是我爸是遗腹子,我们从未见过爷爷。我还记得叔叔家后院有棵大大的柿子树,每年夏天,树上结满了一个个小灯笼似的红柿子,孩子们都馋得不行,奶奶有时会背着婶婶偷偷摘一袋柿子,在巷子里轻轻叫着我们兄妹的名字,让我们提回家吃。此刻,我站在老屋的废墟上,闭上眼睛寻找童年的回忆,我恍惚看见我奶奶拄着拐杖站在巷子口,微笑地看着我,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。要是奶奶还在,她该享福了,因为孙儿们都长大了。       

老屋门前的池塘,承载了孩子们夏天游泳的欢乐,我隐隐约约记得,很小的时候二哥拿个大脚盆放在池塘水面上,然后把我放在盆里,二哥一边游泳一边推着我玩。上小学时,我看见别人会游泳,也学着人家抱着捆稻草就下水扑腾起来,我的”狗刨式”游泳就这样学会了。现在想来,我能平安活到现在,真正地要感谢老天开恩了。

老村、老屋,已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里了,幸运的是2015年我拍摄了一组老村、老屋的照片,否则我怀念童年的情感将无处安放;老家,随着父母的慢慢衰老,我离你也越来越远了,等到我也老了的那天,我将彻底地离开你,恐怕只能从这些照片和文字里去寻找你的影子了。感谢你们养育了我并为我遮风避雨二十载,我的老家、老村和老屋。

猜你还想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