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彤彤的门联

来源: 新余新闻网 记者:郭永明 编辑:钟紫微 发布: 2018-02-27 15:46

小年一过,空气中的年味渐浓,方小焰就信心满满地忙碌起他写门联的生意。这几年,方小焰每年都在风味餐馆店门旁写门联出售,个把礼拜的时间,能有一千多块钱的收入,可以过上一个安稳顺当的年。

方小焰摆好用凳子和门板组成的书案,将整张的大红纸裁成三十公分见方的小张,置上砚台,倒满墨汁,拿起旁边的大号毛笔,饱醮浓墨,拉开架式,气挺丹田,千钧之力凝聚于笔端,他开始书写:恭贺新禧、万事如意、发家致富……,写一张就扯到一边晾干。就这样,只消不多久的功夫,方小焰的身后就铺上红彤彤的一层,喜庆的气息在他的周围弥散开来……

年前的天气不错,方小焰计划,今年一定要比往年多赚个三五百。女儿想要一辆漂亮的自行车,已经跟他说过好几回了,可方小焰一直没答应。女儿明年就要上初中,学校离家有点远,坐公交上下学很不方便,过了年一定给她买辆自行车,高兴死这丫头……老婆的病还是老样子,这样拖着可不行,明年必须带她到大城市去看看……

“师傅,门联怎么卖?”

方小焰回过神来,憨厚地一笑:“大姐,一块钱两张。”

天擦黑时,方小焰将纸箱子里的零票数了数,一共187.5块。这是他忙碌一天的收入,方小焰感到很满意。

第二天,方小焰早早地出摊。令他吃惊的是,旁边竟然又有人支起一个卖门联的摊子。摊主是一位中年男子,戴眼镜,身体微微发福。中年男子自称姓桂,可以叫他老桂。老桂是书法高手,毛笔在他手中如有神助一般,迅疾地左右挥洒,上下腾挪,笔下的字神采奕奕,酣畅淋漓。老桂不但能写行书,还能写平正饱满的楷书,端庄大气的隶书。老桂书法表演一般地招揽方式,使摊子周围很快就围拢了一圈人,大家竖起大拇指,啧啧称赞,纷纷掏钱买老桂的门联,说这么好的字贴在家门口,来年一定发大财。

方小焰看着老桂摊前人头攒动,销售火爆,而自己这边却门可罗雀,心里如百爪挠心。一天下来,只有几位对字的好坏不讲究,或者不愿在老桂那儿久等的顾客,才在方小焰这儿买上几张。傍晚,方小焰数了数纸箱子里几张零星的票子——不到20元。方小焰痛苦地意识到,他计划今年多赚点钱的梦破灭了,女儿的自行车梦破灭了……怪就怪这个可恶的老桂。

然而,第三天老桂却没有来。方小焰想,他或许是病了。方小焰甚至诅咒起老桂来,病得好啊,病得及时,瞧他那得意的样子,最好病到春节再好起来。

方小焰的生意恢复正常,这一天收到了220元。

次日一大早,老桂竟又好端端地出现在方小焰面前。方小焰吃了一惊,神情顿时变得颓唐。老桂冲他微微一笑,友好地说:“您好!”方小焰把头扭向一边,没有搭理。老桂说:“不好意思,前天抢了你的生意。”方小焰讪讪地说:“我技不如人,钱你赚吧,我这就收摊子回家。”老桂一把拉住方小焰的胳膊:“别,你看,我今天是空手来的,什么都没带。”方小焰这才发现,老桂确实没有带写门联的工具。“我不摆摊了,”老桂说,“这样好不好,我们合作一把,我负责写,你负责裁纸、收钱。” “那我们怎么分成呢?”方小焰犹豫着,五五分成老桂肯定不干,如果他六我四,哪怕他七我三都成。老桂笑了:“分什么成,都是你的,我分文不取,就权当用你的笔墨练练字。”

方小焰以为自己听错了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“我说的是真的。”老桂诚恳地说。“但这是为什么呢?你……”方小焰还是不敢相信。“我知道你家里的一些情况,你比我更需要钱。”老桂轻轻拍了拍方小焰的肩膀,“别磨蹭了,开工吧!”

方小焰裁纸,铺纸,老桂挥毫龙游凤舞,两人配合默契。老桂的字确实写得好,不多久,他们的身后就铺上红彤彤的一层,喜庆的气息在周围弥散开来……

猜你还想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