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余:百年文英坊,于无声中眺望岁月

来源: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:傅志刚 发布: 2020-03-17 09:52
塘上村位于新余市人和乡东面坵宇村委,沪昆高铁、上新铁路西侧,祖先国正于宋嘉熙年代(距今已有780余年之久),从穑诞分居而来,村处塘之北而得名。村西面有一小型水利工程——塞陂,建设于清代时期,村内池塘数口,东南方向有小学一所,始建于明代时期,村里还有两处新余市古建筑保护单位,分别是祠堂“三桂堂”和房厅祠堂“文英坊”(攀桂坊),两者毗邻。

塘上村位于新余市人和乡东面坵宇村委,沪昆高铁、上新铁路西侧,祖先国正于宋嘉熙年代(距今已有780余年之久),从穑诞分居而来,村处塘之北而得名。村西面有一小型水利工程——塞陂,建设于清代时期,村内池塘数口,东南方向有小学一所,始建于明代时期,村里还有两处新余市古建筑保护单位,分别是祠堂“三桂堂”和房厅祠堂“文英坊”(攀桂坊),两者毗邻。

DSC_0333_副本_副本

初探文英坊是在一个阴郁的冬日,厚重的尘土覆在略显陈旧的瓦片上,青色的古砖在脱落的墙面上显现出来,在那不甚明亮的光线下,仿佛四百年前的时光骤然扑面而来。

DSC_0283_副本

跨过坊门,一只通体黝黑的小土狗在墙边警惕地逡巡着来人,低低地吠叫着。穿过一片幽暗,从中间天井倾泻而下的光线让整个祠堂亮堂起来,几根木头柱子擎着整栋祠堂,上面贴着的春联红纸依旧鲜红,寄着村民们美好的期盼,“花繁似锦”四个字显得尤为醒目。

微信图片_20200312180632_副本

历史的尘埃徐徐地落在了厚重的砖石上,踩上去有些沙沙作响,于缝隙中,有野草在生长拔节,旺盛地透出些生命力来。两边的木质房屋斜倚着,早已无人居住,在破败的高高的雕花木窗上,还能触摸到一丝悠长的古意。

DSC_0303_副本

“文英坊”是明代牌坊建筑(根据祠堂内相关文字记载,实际应为“攀桂坊”)门口有一石刻牌匾,乃当时新余知县刘尧诲、教谕何焘、训导万言,三人为何如膏先生所立,祠堂坐北朝南,三间四柱三楼式建筑,砖石结构,牌坊两侧砌置八字砖护墙,石质“文英”匾额,阴刻有“赐进士知新喻县事刘尧诲、教谕何焘、训导万言,为嘉靖辛酉科中試第三名副榜壬戌歲貢士何如膏立”。

微信图片_202003121733032_副本

据牌匾及《穑诞何氏族谱》记载,何如膏年少好学,嘉靖辛酉年(1561)科登副榜、壬戌年(1562)贡士,其父及亲友均劝其赴京试服官职,但何如膏念其母亲年迈病喘,弟弟诸多且生活困难,所以放弃了从仕,于住宅百步之南开堂授课,其室曰草堂书舍,号为草堂居士,何如膏博通经史,善于诗赋,尤精于易撰,著有《草堂诗集》、《易经讲意》,现族谱还记载有其部分优美的诗赋。

微信图片_20200312173303_副本

据《穑诞何氏族谱•如膏公墓志铭》记载:“……公之父(讳)礼服,力学而蹇遇,常以丕振先烈为志,家虽贫寒,督其家众勤耕纺绩,延师教子,为礼甚渥。公承父志,少而好学,性颇英异,年十七游郡庠,三十八食饩。辛酉科登副榜、壬戌科岁贡,至隆庆丁卯岁,公年六十有三,父欲其赴京试服官职,亲友皆劝之行,公告知曰:亲年衰耄,不时病喘,吾当奉养之不暇,而何暇于仕途?且诸弟多艰,彼之患吾当患之。吾既不得志于壮时,身老何为?劝之愈众辞之愈确。遂建书堂于住宅数百步之南,朝夕于斯,课训二子。与李公圭召友,时相往来,赋诗赠答。李公为之颜其室曰“草堂书舍”,因号为“草堂居士”。为人性静,端严笃孝,友重节义,口无失言,身无失行,常乐与好学者处。博通经史,善于诗赋,尤精于《易》,撰有《易经讲意》,享年七十有八……”时任新喻知县刘尧诲、教谕何焘、训导万言,被何如膏不慕功名、淡泊名利、孝亲爱弟、潜心研学的嘉行所感动,特为何如膏立下石质“文英”牌匾并修建牌坊,悬于“文英坊(攀桂坊)”私厅前,以表彰其事迹。

四个半世纪过去了,任凭风吹雨打,斗转星移,文英坊仍矗立在此,在人间的喧嚣与寂静中,凝望着这方水土。一代又一代的塘上人,于这遗迹中浸润着何公的风骨气韵,在被湮没的历史长河中,追寻着先辈往事。

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,村民对它进行过大小几十次的换瓦、补漏等最基本的简单修缮,今亦有当地政府、后人为它的修缮工作奔走呼号。离开之时,望见那稍显落寞的牌坊脚下,有白色的野花一簇簇绽放着,百年文英坊,似又焕发出一丝勃勃生机。(渝水区人和乡 敖楠 供图文)

猜你还想看: